写在武汉封城两周年,新冠疫情终将如何结束?

追梦人

写在武汉封城两周年,新冠疫情终将如何结束?

blob.png

blob.png


有没有想过,新冠疫情最终将以何种方式结束?

接下来的几分钟,我们来解答你这个最关心的问题。

两年前的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

全球打响了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抗疫大战。

blob.png


当年,全国14亿人民众志成城,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有效控制了疫情。

但是当4月8日武汉重新解封的时候,可能所有人都想不到,

一直到两年后的2022年,新冠疫情依旧在全球肆虐,在带走全球数百万人生命的同时,不断出现的国内疫情也严重干扰着大家的日常生活和经济活动。

blob.png

很多人不禁发问,这种被疫情折磨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新冠疫情何日能结束,这个问题,是所有人都想知道,但似乎从未被系统性科学性回答的问题。

今天我们来试着回答这个问题。


blob.png

在讨论如何结束新冠疫情之前,我们要弄清楚新冠疫情结束的标准是什么。

很遗憾,迄今为止,世界各国并没有对如何定义新冠疫情结束而达成共识。

但我们可以从世界卫生组织对疫情的警示级别上做一些分析。

2020年1月31日,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宣布新冠疫情列为“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这是世界卫生组织传染病应急机制中的最高等级。

这也是自2005年《国际卫生条例》实施以来,世卫组织宣布的第6起“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其中就包括2009年的H1N1甲流疫情:

blob.png

3月1日,世卫组织将新冠疫情全球风险级别调至非常高。

看到这里你就明白了,如果新冠疫情结束,那么至少世界卫生组织需要撤销“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并且调低新冠疫情全球风险级别。

但目前为止我们很难预测这一天会什么时候到来。

根据目前各国防疫专家们的研究呢,我们只能期待以下三件事的同时发生,才能宣告新冠疫情的结束:

第一,全球绝大多数人类都接种了至少两针疫苗,获得足够的抵御重症和死亡的免疫力。
第二,新冠特效药完成临床试验,并大规模投入生产。
第三,新冠出现了传播性很高,但重症率致死率很低的新变种,并迅速替换所有疫情肆虐的地区。

blob.png

关于这个第一点,接种疫苗,这可能是最先能满足的条件了,其实很多国家已经快要完成疫苗全民接种了。

我国已经完成了近30亿次疫苗接种,而且完成三针加强针注射的国民也达到了很可观的比例。

疫苗虽然无法完全抵抗感染,但在降低重症和死亡率上发挥了关键的作用。

blob.png

随着全球疫苗生产的继续,大多数发达国家能够完成疫苗接种。所以这第一个条件,还是有希望在2022年底之前达成的。

我们再看一下新冠特效药。治疗新冠的药物的研究从疫情全球爆发的第一天就开始了。

时至今日,中国和美国及其他国家都已经有了治疗新冠的专门药物。假以时日,完成临床试验,就可以投入大规模生产。

这么看来,药的方面也不是很难实现,

那么最难实现的就是这个第三点,新冠何时能演化出低死亡率的变异版本。


blob.png
自从新冠在全球大流行一波接一波之后,人们还发现新冠在动物中也能传播,这就意味着让新冠彻底从地球上消失,已经是几乎不可能的了。

最终的结局,很大概率还是与病毒共存。

但是这里我说的与病毒共存,一定不是与目前的新冠版本并存

与病毒共存这个词儿这两年已经彻底被一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西方官员玩坏了。

目前即便是被很多营销号成为低毒性的Omicron,目前根据最新的统计数据死亡率在0.25%左右
blob.png

听上去并不高,但你要知道2009年甲流H1N1全球大流行期间,我国的甲流H1N1病死率仅为0.065%

也就是说Omicron死亡率是甲流的4倍

如果放任Omicron这个版本在中国境内大肆流行的话,中国至少要付出350万人死亡的代价。

blob.png

就更别提目前新冠的各种可怕的后遗症,从心肺功能永久性损伤,到认知障碍,甚至到损害性功能影响传宗接代,你即便是得了新冠治愈了也可能会留下终身的遗憾。 

更何况崇尚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我们,又怎么能拿同胞的生命去开玩笑呢。我们又不能像某国领导人那样轻描淡写地说“也许这就是人生吧”。

不抛弃,不放弃任何一个同胞,是我们这个民族的秉性。

武汉疫情严重期间,小到一个月大的婴儿,上到90多岁的老人,我们应收尽收都尽力医治。

反观有些国家,医疗物资告急干脆就拔了60岁以上老人的呼吸机,彻底抛弃一部分国民了。

blob.png
这么看来,现在还不是打开国门任由新冠放肆传染的时候。

那么什么时候我们可以接受与病毒共存,打开国门呢?

那至少要在新冠演化出更低毒性的版本,重症率死亡率与流感差不多,并且在疫苗和药物的加持下,甚至能做到死亡率低于流感后,我们才能考虑打开国门。

更何况我们还要祈祷新冠不再变异出更凶狠的变种出来,而这恰恰是新冠这种RNA病毒最难预测的。
blob.png

世界上的病毒并非都是遵循越变异危害力越小的进化规律的。

比如艾滋病毒,埃博拉病毒,天花病毒,人类已经与他们奋战几十年甚至上千年了,他们的致死率依然没有丝毫减弱。


其中艾滋病毒甚至到今天,人类都没有拿出有效的疫苗来。

所以只要有人跟你说新冠最终一定会越变越弱,那就是不尊重基本的科学常识了。

针对新冠这种善于变异的RNA病毒,最好的办法可能就是如2003年非典疫情那种的强效物理隔离方法了,在病毒进一步变异之前控制感染源切断感染途径。

我国在应对新冠疫情时采用的就是这种办法。

但是当新冠已经在全球肆虐后,彻底隔绝病毒已永远不可能。只要世界上还有人在持续感染新冠,新的变异就会层出不穷。

blob.png

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用疫苗强化免疫屏障,将特效药物投入大规模生产,尽量做到打开国门后新冠不大规模传播。

即便大规模传播不出现太多重症造成医疗挤兑,同时用药物和更专业的治疗保障不死太多人。

这样,我们才能真正从新冠疫情中恢复人类原有的正常生活。

blob.png

但是做出这样的决策,却要面临很大压力,毕竟只要放任新冠在境内传播,就会出现因新冠死亡的国民

这种牺牲,算在谁的头上呢?

想想看吧,那个时候西方媒体可能会铺天盖地地用诸如“中国抗疫政策最终失败”或者“中国人还是选择与病毒共存,中国抗疫模式宣告结束”等等危言耸听的报道抹黑中国本来很优秀的抗疫成果

人类是健忘的物种,到那时候,境外和境内的声音联动起来,人们可能就忘记了那些奋战在武汉牺牲在武汉的抗疫战士了,就忘记了中国式抗疫避免了几百万可能的死亡,就忘记了14亿中国人民为挽救同胞生命所付出的一切了。

blob.png
其实现在我们就已经能看到很多人在说“美国人得了新冠也没事儿,过几天就好了,经济生活一切正常了”。

其实这也是一种幸存者偏差,因为那些死于新冠的85万美国人再也无法说话了。

死人给不了差评。

新冠康复的人一定会说这没什么,但死去的人如果能说话,他们一定会告诉你新冠不是大流感,得新冠是真会死人的。

blob.png

贸然与病毒共存是要付出人命的代价的。

拜登的6名前医学顾问,在1月6日的《美国内科医学会杂志》上发了三篇恨铁不成钢的文章。

文章中十分犀利地对新冠病毒的监测和防疫措施,疫苗和治疗方式,以及未来如何将“与新冠共存”变成人类新常态提出了关键建议。


blob.png

blob.png

图源:《美国内科医学会杂志》


美国是医疗资源排名世界第一的国家,人均ICU床位数也是世界第一。


blob.png

图源:福布斯


可自从奥密克戎再度引起疫情海啸,美国的医疗资源正遭到挤兑


各地ICU床位严重稀缺,一些城市的空余床位几乎为零,这样的消息屡屡登上当地媒体头版头条。


blob.png

图源:KDBC

blob.png

图源:Local Profile


从美国这个案例我们还能看出来,不同发展程度地区医疗资源也不同,应对新冠时的惨烈程度也不同。


假如在新的变种到来时开放国门,根据我国各地发达情况不平均的国情,


大型城市一定最欢迎开放政策,同时也是最受益于开放政策的城市。


可对于偏远的农村地区、欠发达地区来说,可能会无法承受这种代价


blob.png


以医疗设施比较健全的上海为例,


2018年,每一千人拥有5.74张床位。


blob.png

图源:中国新闻周刊


疫情初期揽下全国几乎全部病例的武汉呢?是每千人8.6张床位。


这种医疗资源,对我国西部和一些中小型城市来说,实在望而却步。


所以说,如果放任新冠的低毒性版本在中国境内广泛传播,


的确会使小城市产生更多的死亡人数。


万一出现这种情况,那么摆在我们眼前的,将会是什么?


上海武汉人的命是命,难道西北农村的人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这是摆在我们中国人面前的道德难题。


西方国家断然可以用一种“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态度来应付,但我们不行。


“人命关天”这个四个字,刻在中国人几千年的DNA里。


所以,一位在西安医院门前流产的孕妇,会牵动14亿中国人的心。


blob.png
图源:微博

哪怕再多死一个人,都仿佛是在全国人民心上插一把刀。


就算开放国门以后,死亡人数只比现在增加一万人。


这一万人命,不足美国死亡数据的一个零头,可这也都是鲜活的生命。


这些性命要算在谁的头上?


虽然我们不是医疗专家,但根据每年病毒变异出现的时间线,


全世界可能会在明年第一季度、第二季度迎来最新的病毒变种。


1月13日,张文宏医生发文指出:


“奥密克戎变异株毫无悬念地在进化中取代了新冠世界的老霸主德尔塔。”

blob.png

图源:微博@张文宏医生


也许,总有一天,更新的变异株将会再次在进化中完全取代奥密克戎。


如果最终真的出现了低毒性病毒,


在居民完成了大规模的加强针注射,还有口服药加持的情况下,


那么国门是可以开放的。


在此之前,务必从各方面做好舆论方面、政策方面、医疗储备、应急措施上的一系列准备。


在那之后,中国可能不会拥有最低的感染数据。


但死亡率和重症率,却一定是世界最低的。


中国疾控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曾预判,如果没有采取“围堵清零”策略,假设中国的发病率与美国英国的水平相似,则中国会有超过2亿人感染,超过300万人死亡


blob.png

图源:《财经》


这300万人里,可能有你有我,还有我们的父母子女。


而中国在抗疫过程当中,将感染率、死亡率降到了最低,挽救了几十万、几百万人民的宝贵生命。


这样的功绩,也足以永刻星空之下。


疫情终将结束。


新冠病毒将变成和甲流类似,成为永远困扰人类的几大流行疾病之一。


最终,中国人民还是会赢得这场抗疫战争的胜利。


这可能就是这场疫情如何结束的剧本。


blob.png

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病毒变成致死率很低的变异株并广泛传播之后,


并且不再变异出新的更恶劣的版本的基础上。


一切,都要遵从科学。


当我们看到世界上依旧有一群人拒绝防疫、拒绝注射疫苗时,


我们要明白,这场疫情是如何爆发、如何恶化的。


假使每个国家都像中国一样,从疫情初期就开始执行无比严格的防疫政策,


这场疫情原本在2020年年中就早该结束了。


可疫情却发展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这个锅,中国不背。




小编推荐:

话费充值92折,加油92折!智慧充值省钱专家

急用钱就用!花呗自动回款码!24小时自动回款的微宝收银台!

免费领取POS机,机器再手啥都会有!

香港@代购@家居必备@正品化妆品、日用品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追梦人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85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